阿狸狸狸狸阿

N个恰恰好

王杰希生日快乐哟!

魔性 超级魔性 魔性得不能更魔性
ooc ooc ooc

脑洞来源:《青春奇妙物语》

===================

王杰希躺在床上斜着眼睛瞅倒挂在房顶上的喻文州。

“喻队,原来你是属蝙蝠的?”

“不,我是看宿敌战队的队长退役了,想给你找个对象的。”

“所以和你装蝙蝠有啥关系?”

喻文州笑笑,摇身一变,睡衣换成了白里透粉的长袍。他成了个……天使?

王杰希大惊,喻文州嘴里的“我还兼职爱神”还没出口就被王杰希堵了回去:“同行?!”

……啥?

王杰希从摊在床上的肉饼变成了贴在床头的肉饼。他理了理衣服,挥挥手,一件和喻文州同款粉白粉白的长袍从衣柜里飞了出来。然后他囫囵吞枣地套在外头,睨了一眼喻文州道,“你自己还搁和尚庙待在呢,还给别人牵红线?”

“不过爱神确实不能给自己牵红线”王杰希摸摸下巴,“我也确实挺想有个女朋友的。”然后他正色,拍了拍喻文州肩膀道,“那么,拜托你了,喻文州同志。”

于是三更半夜俩单身青年勾肩搭背一起去给男青年之一找对象去了。

“你看那个穿粉裙子的怎么样?”

“没胸。”

“诶那边那个黑长直妹子呢?”

“脸不好看。”

“小黑裙呢?”

“没屁股。”

“王队,恕我直言,您事真多。”

“谢谢,也请喻队不要半途而废。”

最后两个都单身的男青年勾肩搭背地走进了大排档。大排档这会儿人少,老板是个中年大叔,见还有客人立马乐呵呵招呼上来。

虽然是俩基佬。老板想,还穿情侣装呢,骚粉骚粉的。

俩人点了二十串儿羊肉串十串鸡脆骨两串鸡头三串羊眼,王杰希又添一嘴,来两瓶啤酒。

老板点头,然后回去烤串儿。

“我说你那么挑,咋不去找刘亦菲当你女朋友呢?”

“请不来呗,而且我不喜欢那种仙女。”

“我看你也不喜欢普通女人。”

“是啊,我喜欢田螺姑娘。”

哦,这是要不仅长得好看还得伺候你呗,你咋那么能,咋还不上天呢?喻文州吐槽。

“不是田螺姑娘也行啊,如果她像你这种,长得好看还善解人意的也行而且,你一看就是顾家型的。”王杰希这会儿一瓶啤酒下肚,脸上红扑扑的,“我说,要不咱俩凑合凑合?”

喻文州想,这王杰希还是人么,趁着醉酒瞎撩人,还占我便宜。

然后他嘴上超级诚实地说:“求之不得。”

老板听着他俩说话,心说好么,原来刚在一起啊,我这儿还见证了一对情侣诞生,然后回头就看到了喻文州背后俩巴掌大的小翅膀。

……可别是俩精神病吧。

王杰希点头,拿起另一瓶啤酒递给喻文州,“来。”

喻文州从善如流接过瓶子,反正现在爱神状态的话,醉是真醉,倒不会影响状态什么的。于是他打开瓶盖刚准备喝一口,却被王杰希抢了去。

“乖,你还是个没退役的小孩儿呢,不能喝酒。”

……这是喝糊涂了吧!喻文州叹气,不过这样……之前那句“咱俩凑合吧”还算数不?不对,闹了半天我就是个“凑合”用的?

王杰希就不会管他的心理活动了。左手捏个羊肉串右手拿个酒瓶子,眼睛一瞥,尽显王者风范:“小喻子,起驾回宫。”他把剩的竹签往地上一甩,特别有范儿。

估计是真精神病。老板脸色复杂地接过“小喻子”的钱,千言万语最后汇成了一句话凝在他那历尽沧桑的小眼神里。

兄弟,舍生取义,够样的!

喻文州接到他的眼神觉得心里发毛,但还是保持着微笑跟老板说了声谢,然后架起王杰希“回宫”。

王杰希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自己一身油了麻花的粉色长袍呆愣片刻,然后打了个电话。

“喂?我昨天出去干活了,算工钱吧?”

“你把爱神身份都亮出去了还要工钱?你被开除了!”

“哦。”

“……念在你脱单的份上,不开除你了,赶紧谢谢你上司吧!”

王杰希冷笑,“不是你自己缺劳工才请我当的临时工么?”

“行行行行,小祖宗哎,你可别走,我不扣工资,我给你涨工资……我需要你!要不然,我给你点福利政策!”

王杰希换好衣服,心想,去他娘的脱单,我还没准备好呢……而且竟然是我先说的,真是丢份儿。

不行,我得当昨天是耍酒疯,得让喻文州跟我表白才行。

……而且,喻文州此人可真是深藏不露,本王以前都没发现他喜欢我。

所有我喜欢他好几年没说是何苦呢?亏大发了我!

由此观之,王杰希此人和喻文州先生也是半斤八两,再加上宿敌战队,嗯,相当门当户对了。

喻文州此时在蓝雨食堂一脸微笑地吃早餐。路过的郑轩看着他的笑容只感觉毛骨悚然,在心里寻思了两圈,脑袋里灯泡一亮。

他心道,“不就是明天开始放假,以后要吃白切鸡得自己多走几步路了么,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然后摇摇脑袋,叹道,“可真是亚历山大啊。”

喻文州在进行时刻的自我检讨。

怎么可以因为“喝醉的杰希太可爱了”这种理由就顺了他的意呢?怎么可以因为一时激动就从了他呢?说好的“浪漫表白”就这么泡汤了么?

这可不行,我得装疯卖傻,假装不知道昨天的事,然后改天重新表白。

我心心念念了好几年,怎么就被他捷足先登了呢!而且,表白地点,表白时间,都差爆了!

你看,这二人多么般配,连心里头想的东西都如此相似。

这会儿功夫,喻文州手机来短信了,一看发信人,得,王杰希。

“有空么,带个路。”后面附上他老人家的坐标。

“好。”

喻文州到王杰希那个坐标饭店时王杰希已经满头汗了,正叼着根老中街在树底下坐着,眼睛上还架着个墨镜。喻文州想,穿着明明很讲究可偏偏被他穿的生出一种老大爷的气质是怎么回事?

大概这就是情人眼里……出邋遢鬼吧。路人姑娘们看王杰希的眼神分明是带着电波和桃花儿的。可王杰希哪是一般人,雷打不动往那一杵,无视了少女们碎了一地的小红心,眼看着喻文州来了他才站起来。

“来,都是成熟男人了,咱们来谈谈事业上的事。”被喻文州数落一顿“不要看那些导游册里的店你进去就被宰”后,他们二人坐在一不大点儿的小店铺里,王杰希一本正经道。

“兼职爱神?”

“没错。我打电话要算工钱他不给。”王杰希睁眼说瞎话。

“这可不行,得好好跟他们老板谈谈。”喻文州深以为然地点头。

“嗯,”王杰希比之前更一本正经,“但他们给了我一项福利。喻文州,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喻文州的“福利是什么”简直要脱口而出,到最后却变成了,“王杰希,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王杰希笑。

至于那福利是什么,不是心照不宣的么?

除非两个人的感情变了,外界的风浪是无论如何也影响不到他们的。舆论或是家庭,都不会成为他们爱情的障碍。

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什么大风大浪,感情之路或许会平淡无奇……老兄,我们只想安安静静谈个恋爱,王杰希耸耸肩。

至于他们感情会不会变……

在一起都那么不容易了,怎会舍得再分开?

不过这会儿喻文州脑子里想的是:“不行,这个地点这个时间更差劲,怎么就不能天时地利人和齐了再来呢?”

====================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