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淮

酷哥儿。

交好朋友跟搞对象差不多。

“鸳鸳相抱何时了……”

哎哟乐死我了
飞来横犬真好玩啊哈哈

烦躁
就是烦躁
而且烦躁过劲儿了,
感觉写什么都不是想要的。
已经不是会哭着给自己码鸡汤的年纪了啊……

哎,更新就好好更,不然不如不更。
等冗全写完修完一起发吧,2先删了…。

我妈对“性取向”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啊……我就是中老年人生活方式嘛……喜欢男装而已嘛……说什么我性取向有问题……一口老血……

社情…真是社情啊…。
想要cp,不谈恋爱的那种(

补档xd


黄少天六年级毕业的那个暑假第一次去北京。他回去后挂了三天盐水,躺床上时他郁闷地想,头一次旅个游又是迷路又是中暑的,回来路上还感冒,北京这地方不愧是首都啊,怎么就这么玄乎呢?

初一功课要么也不多,就算王杰希是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没有作业也是耐不住天天刷题的。他朋友不多,家长也都在上班,弟弟妹妹放了暑假就在爷爷家住着,家里没人,空荡荡的。空调机嗡嗡作响,他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把笔放下收拾收拾东西趿拉着鞋出门去爷爷家吃午饭。

胡同口有棵大槐树,树下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蹲在那儿,左手拿着老中街,右手拿着一根冰棍杆在土上戳戳画画。这会儿正是晌午,街坊邻居们都在厨房忙活,他们家的孩子也都回家准备吃午饭了。按理说这个时间段路上应该是没人的,看他这装扮不像是本地人,年纪不大也不能是小偷。

“呃,需要帮助么?”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走到他跟前。

黄少天慢吞吞抬起脑袋,心说这什么破地方,路都长得一模一样,真不知道有什么可玩的,“啊?什么?哦,我迷路了。”

他说的是普通话,可带着粤语的腔调,一些发音也不是很准,王杰希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但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是来旅游的?”二人穿梭在巷子里,王杰希觉着没人说话气氛挺尴尬就挑起了话头。

“是啊,然后就迷路了,你说这地方都是一样的房子一样的路,有什么可玩的啊,真是无聊死了……”黄少天嘟囔道,本来想说的更多,他寻思找个不认识的吐槽一通得了,耐不住口干舌燥还是闭嘴了——什么破冰棍啊一点也不解渴。

听这话王杰希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气氛骤然尴尬,过了一会儿王杰希竟是跟黄少天讲起了胡同的历史。黄少天觉得这人真吵啊,比树上的蝉还吵。本来只是当做耳旁风来着,他也没想到后来竟听进去了。王杰希的说话带京腔,几个儿化音把黄少天羡慕坏了。

转了个弯,他们背对着太阳走,黄少天跟在王杰希身后听他继续讲。白衬衫反光反的厉害,黄少天被晃的头晕目眩,心说这人是自带什么光环么,天使姐姐降临人间都不能这么酷炫吧!

青石板路,灰砖灰瓦。蝉鸣混在王杰希的嗓音里,他们的声音混在夏日的微风中。院子里槐树的枝干伸到了巷子里,一抬头看到的是落在树叶间的星星,金灿灿的,闪的人眼睛生疼。冰棍吃完了,黄少天觉得更热了。

北方夏天原来也像广州那么热么……呸,明明比广州热多了……好渴好饿啊……内个谁……停一下啊别说了我要死啦……

王杰希就算没人回话他也自顾自的讲,后来察觉到后面的人速度慢下来了。一回头,就看到那小孩身子往前倾,脸色苍白的不像话,他赶紧转过身接住黄少天,手指透过薄薄的布料触碰到黄少天的身子,那温度高的吓了王杰希一跳。

二人身高差不多他背不起来,他摸摸下巴思索了一下,然后横抱起黄少天往回走。现在黄少天这样是不可能回他酒店了,两站地的路程他可不能一直陪着。还是先去爷爷家休息一会儿比较好,王杰希叹了口气,心说这人体质怎么这么差,走几步路都能中暑。

王杰希把他放在树下老人们下棋乘凉的长凳上,转身去买了一冰镇的水,回来时看到黄少天靠着树眼睛半睁瞅着他。

“你中暑了,轻度的。喝点水吧?”

“我都晕过去了竟然还是轻度的?不可能吧!”黄少天叫道,看到王杰希手里的水后眼神充满嫌弃,“不要水,我想喝饮料。”奈何气力不足,又是南方口音,听起来软绵绵的。

“必须喝水。”王杰希坚持道,说完又犹豫地顿了一下,“喝完可以给你糖。”

黄少天就用死鱼眼看着王杰希,你这是哄三岁小孩呢吗?王杰希说怎么不是,身体不舒服不知道说,我弟弟今年三岁,不舒服还会哭两声呢。黄少天气,那你要我哭给你看?王杰希摆手,不用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欺负外地小孩儿。黄少天呵了一声,接过水瓶想一口气喝完解气,可是拧了半天没拧开瓶盖,最后还是王杰希帮的忙。

在广州都没中过暑怎么就在北京中了呢?丢人丢到半个中国!听着王杰希说关于中暑的症状划分和治疗,黄少天愤愤地把空水瓶拧成一团甩进垃圾桶——软瓶真好,拧着真省力气。

黄少天在王杰希爷爷家呆了半天,吃完晚饭后王爷爷提着鸟笼遛鸟去了,黄少天和王杰希就搬个小板凳到院子中间的树下。几个小孩儿满院子跑,他们两个就在那里坐着。黄少天好的差不多了,现在盼着他爸妈接他回家,本来是盯着大门口的,后来溜号溜到挂在隔壁人家树枝上的夕阳上了。

夕阳把树干和树叶衬成黑色,橘红和深黄由一条金线隔开,这条金线划过天边,也将天空分成了鹅黄和愈来愈深的蓝。金线周围是淡紫色镶着金边的云,云彩上方蓝色的区域还有一抹白,那是月亮。

“真好看啊……”黄少天讷讷道,“不是说北京雾霾特别严重么,我看空气质量明明很好嘛!你看那火烧云!你看那夕阳!在广州全是高楼大厦,我什么都看不到呢!”他转过头,却发现王杰希比他还要沉迷这景色。

“是啊,好久没看到这么美的夕阳了。”半晌,王杰希说。

那一刹那,黄少天隐隐约约看到一条淡淡的金线连在他们中间。

月上柳梢头,天黑下来不久,王爷爷提着鸟笼子回来了,右手还拿了一袋糖,他招呼小孩进屋吃糖,又让了一步露出身后的人。跟在他后面的是一对夫妻,黄少天看到他们就跑过去了,笑的很开心。

王杰希看着这一幕觉得黄少天真能装,明明打电话时听到他们说“我们刚刚进景区那孩子就先拜托你们一个下午”时特别沮丧来着,现在又笑的那么开心,啧。转念一想觉得黄少天可能是真的不太在意吧,他是个很乐观的人——短短一个下午王杰希就把黄少天的性格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萍水相逢,后又是隔了半个中国,他们以为以后不可能再见到了,可是缘分这东西呀,真是说不准哟。

第二赛季联赛观众席,王杰希听着前面两个少年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插了句话,王杰希觉得那个话多的人挺眼熟的,自我介绍时听到“黄少天”三个字眉毛挑了挑。出会场后三个人互相留了QQ号,说要约着PK,喻文州笑了笑什么都没说,黄少天倒是眉飞色舞地跟王杰希讲他的剑客是多么多么厉害竞技场一定能打倒他的魔道学者。

王杰希回家后登上QQ,发现黄少天早就发来了好友申请,加完后黄少天对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当年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眼睛不一样大哈哈哈哈!”

王杰希只回了一串省略号,后又加了个“嗯。”之后黄少天也没继续拿他眼睛打趣,直接发了一串“PK”然后说了房间号就约竞技场了。

王杰希之前真的没想到黄少天能听进去他说话,而且还执行的有些过头——好的吧,有什么事知道说了看起来开朗很多,可是这话是不是太多了——王杰希突然觉得很欣慰同时又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第一场王杰希胜,魔术师的套路可深,黄少天技术和意识一流也耐不住王杰希他不按常理出招。不过王杰希也不怎么容易,之前不小心露出一个破绽差不点被黄少天连死,同时频道里的刷屏和耳麦中传来的声音也是够影响操作的。

输了黄少天当然不服气,嚷着再来一次,结果一直打了两个小时。二十几场又输有赢,黄少天还不过瘾想要再战,王杰希说他要睡觉了黄少天才罢休,而且还约好了明天再继续。

小时候体质那么差就是熬夜熬的吧,王杰希想,这可不行啊。然后翻了翻后几天计划表,把原本这两个小时的行程划掉改成了训练。

王杰希想的是实战训练,并且练习对象只有一个,黄少天。

黄少天现在成了个热情开朗的话痨,有什么事不再自己默默吐槽而是喜欢跟其他人讲——这算是一个进步吧,王杰希想——奈何天天训练,就算发生什么也是训练营的事,蓝雨的人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不需要他讲,而王杰希恰巧是个善于倾听的人——至少黄少天是这么认为的——又和他比较熟,所以王杰希理所当然的就成为了树洞。

可王杰希哪里善于倾听啦?他那是不合群而且不知道说什么罢了,要知道微草训练营发生什么他都是没注意的。这样的结果就是——几个月下来,王杰希了解蓝雨比了解微草还要多。长叹一口气,王杰希下了荣耀,拨弄两下窗台上的花花草草。

夜深了,王杰希拉上窗帘,再过几个时辰就该破晓啦——

第三赛季,魔术师横空出世,没装上新秀墙不说还让联盟众战队吃瘪,可谓是从头风光到尾。可是一个赛季下来,王杰希都没遇到说好这赛季场上见的黄少天。王杰希之前给黄少天发消息问了一下,结果黄少天说“哈哈哈哈上当了吧!我其实是下个赛季出道!”

好,王杰希回,希望不是怕了才不来。这话一出黄少天立马炸了,手速飚起来刷了满屏“谁怕谁啊来竞技场啊!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厉害啊!”王杰希板着脸,哦,昨天好像是我赢的多?黄少天直叫去你的来看今天谁赢的多嘁绝对是我!

一年的接触王杰希觉得他看到了另一个黄少天,甚至把小时候那一个午后留下的的印象都给覆盖了去。要说王杰希还记得什么,大概就是一瓶冰镇矿泉水和几块劣质的糖,一片很美的晚霞和明明不怎么开心却笑得灿烂的黄少天。

第四赛季,剑与诅咒出道。早就约好上赛季见的三人其中两个放了鸽子,还好现在再履行诺言也不迟。场上该打一样打,场下该好一样好,他们的关系好像没什么变化,不过黄少天说,王杰希你这打法怎么变得越来越没意思了啊,有时候还是会出人意料但没以前疯了。王杰希点头,嗯,我在尝试换打法。黄少天撇嘴却也不能说什么。

微草主场对蓝雨比赛开始前几个小时,两队的正副队一起勾肩搭背出去了。虽然打法没以前华丽了但是微草战队现在能跟得上王杰希的节奏了,虽然还有些勉强。街上,喻文州总结。王杰希说是啊,也在微笑。方士谦撇嘴,也亏得是我,换个人来当这微草的治疗,这小子早都去领便当了。黄少天哈哈笑道王大眼那么神出鬼没脑回路那么清奇也确实只有神能治的了了。

笑归笑,黄少天看得清楚,王杰希是有那么一点无力的。

不知不觉四人走到一棵树下,黄少天一抬头又是个胡同口。他回头看了王杰希一眼然后王杰希摇头说,不是这个,那个胡同离这儿挺远的。黄少天捂脸,心说你怎么还说出来了……

其余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杰希就说,黄少天十二岁那年在另一个胡同迷路被我捡着了,身上没钱没手机回酒店路上还中暑了。

方士谦一脸复杂,调侃道,没想到啊黄少小时候这么——蠢。黄少天只想钻地缝里去,王杰希你话怎么那么啊多少说两句不行吗!

喻文州笑,哈,少天小时候原来是路痴么?王杰希听他的“少天”觉得别扭,又脑补了一下自己叫“少天”——然后他打了个寒颤。

黄少天摆手企图转换话题,吧啦吧啦说了好多那时在北京的见闻,后来不知怎的又说到了天气。他说,王大眼我遇到你那天天气真好啊,天蓝湛湛的傍晚还有火烧云,之前和后来那几天都是阴天,雾霾浓的要死,还好我身体好没生病……唉说多了都是泪,一回去就发烧了。

听到那句“身体好”王杰希挑了挑眉没说话,抬头看天,说:“怎么没有火烧云现在不是满天都是?”

仨人一愣跟着抬头,方士谦说这哪是火烧云这明明是霾,还黄色的呢香蕉味的吧啧啧啧,然后一拍大腿,哎呀这是要晚上了咱往回走吧。

“傍晚,有颜色的云彩,和火烧云有区别?”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保持沉默,喻文州笑说没区别王队你开心就好。

其实变化还是有一点的,黄少天的PK对象变成叶秋了,当然他们两个还是经常PK的,但是次数少了。王杰希有点失落——陪练没了。现在王杰希空出来的那两个小时变成了一个小时,而且两个人基本都在聊天。

大概是和黄少天聊久了被他带的,王杰希有时候也会把自己这边的事同黄少天讲。王杰希当树洞是专心听偶尔发表看法,黄少天则是一路看一路吐槽,到后来王杰希也不说了,就看黄少天在哪里讲——嘿,又变回平时的聊天模式了。

和黄少天经常在群里找人PK不同,王杰希会看选手群但是很少说话。黄少天知道这件事后半天才回复,回复太长,捡主要的说就是: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容易害羞?

王杰希看到这个沉默一会儿就跟黄少天约竞技场了,黄少天大惊,你今天主动约我?我的天王大眼你是不是被盗号了?这可了不得了!那是打不打,看到那个约字王杰希皱了皱眉,回道,一会儿房间号给你。打打打当然打,我先去群里招呼一声看看还有没有人要来啊!

别字刚输入进去那边已经说完了,闲着也是闲着有热闹为什么不凑,最后两个人约架变成了打群架。观战的叶秋在频道里啧啧说你们两个可以的啊,默契度还挺高的。王杰希说嗯,黄少天说想要打败敌人当然要先了解敌人。而后叶秋意味深长哦了一声说是这样啊。

第四赛季嘉世的连冠被霸图打破,黄金一代出道就备受瞩目,蓝雨的剑与诅咒更是所向披靡,王杰希的转型也被大家看在眼里。“你这么拼万一还不行怎么办呀你不累么?”这句话黄少天无数次输入又删掉,最后还是没问出去。

王杰希这种人有什么事能跟人说么,他撇嘴,又想想王杰希的那些小迷妹,呵,明明是闷结果被人说是高冷有大神风范……那我就很亲民很普通咯?黄少天郁闷,心说还不是那大小眼太明显太能唬人了。

经过一个赛季的磨合,微草战队第五赛季成功夺冠,之后俩人聊天时王杰希动不动就蔫蔫地跟他显摆一通。黄少天那个气啊,直叫你显摆什么下个赛季冠军就是蓝雨的!

“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

“去年我刚出道!!还没准备好呢!!”

“今年你还是这么说的。”

“那是磨合期!磨合你懂吗!就跟你第四赛季一样好不好!”

“嗯,但是没看出来哪里变了。”王杰希在电脑前忍笑。

黄少天被噎住了手也不停,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打了一串感叹号:“反正第六赛季冠军一定是蓝雨的!!!不服是吗?不服来竞技场啊!我这就让你见识见识小爷的厉害呀!!!”

第六赛季冠军还真就是蓝雨,这次换黄少天嘚瑟了,不过王杰希说,都是一个冠军有什么可显摆的,有种你也三连冠啊。黄少天突然觉得王杰希变了,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简直跟叶秋和魏老大有一拼。但他也没怂,三连冠就三连冠,叶秋都行我怎么不行!

结果大家都知道,第七赛季,微草夺冠,然后治疗之神方士谦宣布退役,再之后微草战队迎来了被誉为天才的高英杰——

临走前一天方士谦找王杰希进行了一次有深度的对话。

“当时说好的'下赛季下下赛季下下下赛季冠军都是微草的',结果你就弄回来俩。”方士谦敲桌子。

“一定会再弄来一个。”王杰希点头,也不去纠正他当初说的是“拿一个冠军”。

“这可是你说的啊王杰希,我可告诉你,网恋不可靠,奔现需谨慎!”

王杰希被这转折弄的有点懵 “啥?”

方士谦一脸坏笑说你天天陪着聊天的不是女朋友?王杰希说不是就是一普通朋友。方士谦说懂,哥们都懂,现在的朋友,未来的炮友。王杰希觉得自己应该富有爱心一点有必要关爱一下智障青年。

“他是男的。”

哦。方士谦立马转身收拾行李,王杰希觉得这下就没误会了吧,就听见方士谦嘀嘀咕咕说什么“原来这大小眼是个基佬”“啧真没想到啊还好没看上我”“嘿我哪差了比不过一个网上没见过的”方士谦在房间一头反思自己是不是老了失去魅力了,王杰希在另一头揉太阳穴,心说这人自己都救不了自己了吧还治疗之神呢……

“嘿王大眼,你连你队里的小孩都打不过了,趁早退役吧你!”第八赛季全明星结束后黄少天说。

“可是我能打过你啊。”

“你滚滚滚滚滚滚,不就两个冠军么,嘚瑟什么啊!”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又发了一条:“安慰安慰被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下次来广州我请你吃好吃的啊!!不过啊你特意教出来个小孩对付我就不太好了吧?!”

“你想多了,对付你有战术就够了。英杰是微草的未来,自然要具备面对各种敌人的能力。”王杰希一本正经,“你今天不太正常,这种时候你应该说一堆垃圾话嘲讽才对。”

“喂喂喂你是不是受虐狂啊你!好心好意安慰一下你请你吃东西还不领情?天理呢?”

“你看出来了吧,或者喻文州看出来了告诉你了。”

“嗯?什么?唉不对啊你和文州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啊?你俩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嗯嗯嗯?”

“没什么。”

黄少天抬头,看到喻文州又在拿着那个小本子写写画画。

“诶队长你说,王杰希他总这样不累吗?电竞选手职业寿命本来就短,他还……”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喻文州合上本子,“而且,他早点退役,蓝雨就少了个强劲的对手啊。”

“理是这个理不错可还是觉得……啊我以后会不会也这样啊看起来好心酸好难受啊……”黄少天抓抓脑袋。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打开本子又添了几笔。

王杰希点了两杯咖啡,然后单手托腮看窗外的风景。虽是异国却都有迷宫般纵横交错的小巷,王杰希觉得有点亲切。对面的黄少天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按理说,这两个人凑在一起不应该这么沉默的,可是这种沉默一直持续到侍者把两杯咖啡送上来。

黄少天只顾着玩手机,见咖啡上来了拿起杯子就喝,然后整个人都僵住了,他慢慢把杯子放下,把脸埋在胳膊里缓了好一会儿。王杰希看他这反应觉得好笑,伸手把他的杯子接过来,往里面加了两块方糖。

黄少天拿过加了糖的咖啡抿了一口,又往里放了一块糖。

“诶我说,你和这里的人交流都没什么障碍嘛,看起来你以前学习应该挺好的啊,所以为什么当初会去当职业选手啊?”看着王杰希喝着什么都没加的咖啡,黄少天心说这人没有味蕾的吗还是魔术师口味就这么独特啊?

“因为喜欢啊。”

“可是或许好好读书更有出路啊,”黄少天掰手指头数,“电竞这行本来就是吃青春饭,退役了不是当工会老大就是当个解说,然后不管多么有成就还是要被当做不务正业……”

我家里人不反对的,王杰希说,我高中时跟他们讲,只要我还在前一百名就不用管我。黄少天瞪大眼睛,王杰希继续说,然后自习课什么的我会请假去网吧,或者泡在图书馆。黄少天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为什么你学习这么好啊好生气啊竟然还逃课去网吧!王杰希笑,大概是因为我天资聪颖吧。

“然后呢?你就一直在前一百名里?这不科学啊!”黄少天抓头发,心说我也这样啊为什么我就学习不好啊好气啊!

“是啊,有一次比较悬,排九十八。”王杰希认真点头,表情微笑,似是怀念,实则憋笑憋到脸部肌肉有些疼。

那你高考时一定考的不错吧,现在真的一点也不后悔吗?

不后悔啊,当时都约好第三赛季见了——哦对,你还放我鸽子来着。

我说大兄弟啊咱能不这么记仇不?

王杰希说不能,黄少天啧啧道以前怎么没发现啊魔术师竟然这么幼稚,真是开眼啦。王杰希笑,所以说看来你不够了解对手啊。黄少天脑袋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说的好像你了解我似的。王杰希说,确实很了解啊。黄少天不信,王杰希无奈道,聊天时你都把自己老底交待出去了你没注意吗,还好不是战队的。

哦这样啊,事关战队的话我当然是什么都不会说的啊呵呵,黄少天又把身子往前倾,一只手抓着桌子,另一只手握着咖啡杯,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那改天魔术师先生让我深入了解一下你?

王杰希挑眉,可以啊。

气氛骤然凝固,二人对视许久,发觉手上杯子温度降了下来,黄少天低头把剩下的咖啡喝掉,直叫这都冷透了啊果然凉了才能发现太甜了糖加多了啊……

二人走在异国的大街上,苏黎世夏季很凉爽,微风习习,吹在身上却带来一股无来由的燥热。

这会儿已是黄昏,玫红色的太阳斜斜照过来,在河面上撒了一把碎金,金子落在水面上又弹起来,路上没什么行人也没什么车,安静得很。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发现它弹跳的规律和自己的心跳意外的重合——现在他的心跳有点快。

这大概是生病了吧,他想,回去看看队医,可不能耽误了比赛。

转头看到身旁的王杰希,结果没想到对方也在看他。不一样大的眼睛被阳光晃得看不清楚,黄少天这次看清楚了连在他们中间的线,那线哪里是金色的啊,那分明就是红色——

那边有许愿池,许个愿么?

许愿池那不是小女生才信的么,你要弄这个应该去找苏妹子和楚妹子啊,诶不对,我一直以为你是信佛的啊?怎么弄上洋玩意了?

根正苗红五好青年,无神论者,只是学过看相而已——听说这个挺准的,我觉得可以试一下求下赛季冠军。

说着王杰希就从口袋里摸出钢镚,装模作样握在手里双手合十许了个愿,然后扔进池子。黄少天一瞅,那分明是两枚硬币。你多扔的那个是贿赂神仙的吗?他问。不是,是许了两个愿望,王杰希答。啧,这态度可不虔诚啊,小心人家神仙姐姐不理你,黄少天瞥他,又问,你另外一个愿望是什么啊?难道真是是下下赛季微草夺冠?

“不是啊,”王杰希转头递过来枚硬币,“是关于对象的事。”

“哈哈哈哈人家姑娘嫌弃你大小眼吧,不然你这收入怎么可能有人嫌弃啊!”黄少天大笑,“加油吧!祝你好运早日找到对象哈哈哈哈!”

“嗯,黄少天,我看上的那个人,广州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见黄少天嘴角抽抽,又说,“个子还行,比我矮点,一米七六,短头发有小虎牙,挺阳光的一个人。话虽然特别多,但挺可爱一点也不烦人。”王杰希观察黄少天的反应,“嗯……人缘也特别好,喜欢他的人好多,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我……”

“嘿你有点信心行不行,说不定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呢是不是?毕竟有车有房有颜有事业又五星红旗底下长大的根正苗红好青年,谁能拒绝呀是不是?”黄少天一本正经道,“他一定能接受你的,当然,如果你把'可爱'这个词换成'帅气'成功率应该更高。”

“好我相信你。”

“嘿我也相信自己。”然后他同样双手合十许了个愿,把硬币扔了进去。

第一届世邀赛,中国队有惊无险拿了奖杯,回国后也没怎么放松第十一赛季又开始了。

微草王杰希把指挥交给了高英杰,自己又变回了那个变幻莫测的魔术师,霸图由韩文清带着准备了一个夏天,在常规赛一直领跑,兴欣没了叶修明显比上赛季弱了不少,轮回气势也没有以前那么强了,倒是蓝雨变化不大,剑与诅咒一如往常。

最后冠军是霸图,终于如愿以偿的张佳乐退役了,记者招待会上,这个哪怕被原来粉丝喊打喊骂都没什么表示的人红了眼眶。黄少天看完给张佳乐发消息问怎么样还好吧终于拿到冠军了开心不,张佳乐说一个哪儿够啊,我可是恨不得拿到所有第一啊。同时退役的还有韩文清,他明确表示以后会继续留在霸图。

黄少天又给王杰希发消息,你那个许愿池不灵啊,我就说你态度有问题神仙姐姐是不会帮你的吧,诶你是不是也要退役了下赛季还是下下赛季啊?再拿一个冠军就退,王杰希回,之后可能会去广州旅游一圈顺带看看未来媳妇。

转眼到了十二赛季,高英杰适应了一个赛季终于摸清了指挥的门道,又有王杰希背后指点,最终微草夺冠,魔术师退役。微草高英杰现在虽然是队长但还是差了些气势不太成气候,轮回自世邀赛回来不知为何内敛许多,于是第十三赛季蓝雨夺冠,一代剑圣黄少天也退役了。

招待会上被问到“是否以后会继续留在蓝雨”时黄少天说,“以后的事谁管他呢我现在只想去环游世界,就业问题以后再说嘛,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了。当然了就业什么的首选肯定是蓝雨啦!蓝雨最好了!”按理说明明应该很伤感的招待会硬是被他东拉西扯到了广州的特产和小吃,众记者也是很无语,但是想到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么话痨的人了,就格外宽容。

结束后黄少天立马走了,出了大门看到王杰希坐在台阶上拿着瓶可乐。他抢过可乐灌了一口,喝的太急不小心被呛到咳嗽了好几声。王杰希看到他眼睛红红的,分明是想哭还硬装作被呛的样子也没拆穿。

王杰希觉得他又看到了那个小时候有点别扭的小孩。啧,这人怎么年龄越大越像小孩子了啊。他叹了口气,对黄少天说,“走吧,机票订好了。”

俩人旅行第一站又是苏黎世,站到许过愿的那个池子前,黄少天说,你对象答应你了,惊喜不,开心不?王杰希笑,不惊喜,但是真的很开心。黄少天没说话,王杰希久自顾自的说,我早就知道这个许愿池一定有用的嘛,第二个愿望就是希望对象能接受我啊。

黄少天装模作样给许愿池中间的不知道是哪个女人的雕像鞠了个躬说,谢谢你啊,帮这个大小眼找了个那么好那么帅的对象,真是麻烦你了,又拿出一枚硬币扔进去,这是谢礼,我对现在挺满意的,就不用用愿望报答了。

王杰希在一旁看着他,等他说完回头时变戏法似的掏出来个盒子。黄少天咂舌,没想到啊你还真会变魔术啊,王杰希说是啊,要不要猜猜里面是什么,猜对了就给你,猜不对我就告诉你再给你。

黄少天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俗啊,不是戒指还能是什么啊,什么变幻莫测的魔术师啊分明俗套死了。

抱歉你猜错了,这还真不是戒指。

嘿我还好奇上了这不是戒指还能是什么?

自己打开?

打开盒子看到的是几颗糖果,黄少天斜眼瞅王杰希,你说你也不差钱啊怎么就送点劣质糖啊,哟呵还有可乐味的,你是有多爱喝可乐啊?嗯?这个是什么?嘿还说不是戒指啊?

这个代表的是初遇啊,至于这个……它其实是项链坠。

啧你也是个会玩的,头一次看定情信物这么不走心啊,还项链坠,嘿我就把它戴手上怎么着?

挺好看的。王杰希认真地说,哦对了,你退役时喻文州给了我一个笔记本。

他把笔记本从背包里拿出来,黄少天凑过来脑袋说要一起看。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花式虐狗日常。再往后翻,里面记着诸如“少天今天又提王队了,说下次去北京要让他带他去吃冰糖葫芦”的各种琐碎的小事,王杰希透过这笔记好像看到了喻文州那张写满“副队跟对家队长混一起去了心好累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脸。

王杰希还想往下翻,结果被黄少天抢了去。黄少天嚷,“不许看了不许看了啊!这个也太耻了吧!队长怎么可以这么玩呢!太犯规了啊简直!”然后就给收到自己包里了。

王杰希说,“很耻吗?可是我觉得挺好的,至少我挺开心的。”然后笑着看黄少天的脸慢慢变红。

王杰希觉得自己遇到过四个黄少天,一个是特别幼稚的小屁孩儿,一个是还不那么成熟的少年,第三个是赛场上那个机会主义剑圣,而这三个黄少天合在一起,就成了眼前这人。当然了,他还是那个黄少天,只是结合了不同时期的他所有王杰希喜欢的点,而更加令他喜欢——其实他也觉得黄少天变成什么样他都会喜欢。

恋爱的粉红色滤镜嘛,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旅行回来俩人确定了关系,而后顺理成章地住在一起。他们第一次的时候,黄少天说你那么了解我了让我也深入了解你一下嘛,然后就伸手去扒王杰希衣服。之后俩人脱光了,王杰希躺床上瞅着黄少天,黄少天趴在他身上低头看他。

诶我说啊,今天挺晚了哈,要不然就这样吧?黄少天突然有点怂。

那怎么行,裤子都脱了可不能欺骗感情,王杰希严肃道,然后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不可否认,王杰希是爱黄少天的,爱到做梦都有黄少天,还不止一个而是四个,这四个还不是挨个上而是一股脑全来了——然后王杰希就吓醒了。

唉,少天虽好,可不要贪多啊,王杰希揉揉脑门,不然会被吵死的。

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过来,给黄少天棕色的头发带上了个光圈。王杰希目光凝在黄少天的脸上,又逐渐下移,看到了裸露在外的脖子——啧。他别过脸,伸手把被子往上拉,试图遮住那些痕迹。

“嗯?大眼?早上好哈……”黄少天还没完全醒,声调懒洋洋的,声音又软绵绵的,像是羽毛,轻飘飘落在王杰希心上,挠的他直痒痒。

“早啊。”听到声音王杰希转过头看他。

黄少天被他盯的有些发毛,便问,“怎么啦?”

“没什么,”王杰希摇头,“就是觉得此生能遇到你一个真是幸运极了。”心说要是像梦里似的一起来好几个……唉,天要亡我啊。

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委屈。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

该搞老王生贺了吧……
毕竟他生日时还没放假呢…
emm加油x

我要怎么才能继续相信,这世界是善的。
我也想的,可我真的怕了啊。
我说,我信,我帮你,你超棒的。
然后呢?
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
我说,我不,我怕你,你很可怕。

我失去了很重要的人。
一次、两次。
因为你莫须有的怀疑。

我很爱这个世界,
即使它污秽遍地、阴云满天。

我——可能爱不下去了。
它——是会吞噬光明的。